热门搜索: 石器  石器时代  石器时代SF  80后网游  国硕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资讯 > 石器私服资讯 >

在石器里我给自己命名为“永恒”,我希望在现实中找不到的美

发布日期:2020-10-13 08:21浏览次数:

多年以后,如果给网络游戏写一部编年史,作为网游先驱的石器时代一定会被浓墨重彩的提上一笔。

 

刚刚过去的周末突然找到石器时代的私服玩了整整一个周末。记得上一次这种间歇性的回忆杀综合症还是在2014年考CFA三级的最后一个星期。作为人生第一个网络游戏,怀旧情怀自不必说。尽管后来陆续尝试过诸如凯旋,魔兽世界等等网游,但都浅尝辄止,总是有一种不知哪里不对劲的感觉。画面和操控当然随科技发展越来越好,但总是玩着玩着就会生出“恩,这个不错,但无论怎么都提不起兴趣“的苍白感慨。或许随着年纪渐长,注意力之类的东西也会衰减罢。

 

这个周末捡起4年前创建的账号登陆,惊奇发现居然数据还在。可见对旧时光和老朋友保有情怀的不止我一个。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用两台电脑一口气登陆了五个账号,凑一个组队然后去挂机。十几年前玩游戏的时候每天都想着何时能够升级,怎么才能合成更好的武器和防具,如何抓捕神奇的宠物。当年还用攒下的零花器去买年兽和羚羊,自然,还有当年赫赫有名的阿布外挂。那个时候满级只有120,后来改到了140。之前和表哥一起练级,好不容易将账号练到了135级,准备去做转生任务的时候,忽然这个游戏就没什么人玩了。华义公司后来被金山收购了。无论怎样的辉煌,都还是有灰飞烟灭的一天。Kingdoms Rise, Kingdoms Fall。之后这些经历过那段时光的人,将这段历史深深的镌刻在自我的生命之中,然后背负着昔日的荣耀,与沉重的十字架,渐行渐远。

 

从来没有做过转生成为了我的遗憾。直到这个周末将账号挂机刷到满级150级之后去做了转生,打算了却一桩心愿。不料私服提供快速转生,在玛丽娜丝渔村直接和NPC说话就搞定了。于是白色的名字变成了黄色。而我面对着重新回到一级的角色,竟然有些怅然若失。一切都加速了,没有了过程,也没有了那个时候交换名片一起刷级组队打精灵王的热情。

 

一切都将一去杳然,谁都无法将其捕获。哎。回头翻看下十几年前写的石器时代的文章,文字依旧。而那时读了这篇文章说“我也想要玩网游了”的人们,早已消失在这个小小世界的深不见底的某个角落了。特此缅怀我们逝去的青春,与那些再也找不回当年感觉的友谊。

 

2005年的某月某日

 

 

 

一年多了,再次打开曾经无比熟悉的家园,双击图标,更新,进入界面,选择服务区,登录人物。再一次重温那熟悉的过程,游戏中的我出现在伊甸园的风城。意外的竟然飘零着小雪,雪花落在我的头上,身上,我爱骑的身上,渐渐融化成为那晶莹的水花,又凝固成冰晶,化为一支支利箭深深的刺痛着我的心。打开名片夹,曾经闪耀的颜色已经失去它昔日的光芒,冷冷的红字显示着一个个的“Offline”,示威一般的刺痛我的双眼。不知不觉的,脸上竟流淌下来灼灼的热度。我的家园,我的那些朋友,我的石器时代……

 

初次接触石器还是初二的时候。那时因为要分实验班,所以班级里同学之间十分的冷漠,相互之间好象结了八辈子仇似的,都敌视着别人,怕别人超过自己而顶替自己的位子进入实验班,大家都把自己包裹在自己划定的圈子里避开外界的干扰。我受不了这种气氛,也很无奈,于是我决定玩一玩网络游戏在虚幻中寻找一分真实。我在放学后跑到学校对面的报亭问那个老大妈,什么游戏最流行最好玩啊?得到的回答是石器时代。于是我就买了一张石器时代的客户端和点卡。回到家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安装,上线,创建人物。在石器里我给自己命名为“永恒”,我希望在现实中找不到的美好能在网络中得到并且让它永恒的停留在我身边。之后我选择好了出生地。从此我就进入了石器的家园。

 

刚刚进入游戏的我,对一切都不是很熟悉,因此我就在出生地加加村附近来回的转,有时打到肉就卖钱,之后买几件简单的武器装备上。恩,还不错。就这样,日子在一点点过去,我也练到了十级。有一天,我正在转悠的时候,有一个人加入我的团队。我很奇怪,我才十级怎么会有人加呢?再看那人已经80级了,兴许是加错了吧,我想。于是我取消了组队继续在附近打怪。可那人却追了上来。

 

能帮我个忙么?

找我帮忙,我才10级啊?

等级无所谓,总之我有麻烦。

什么呢?

有点道具想让你帮我保存,等一下我换个人来取。

信得过我?

信得过。

好。

 

于是他把东西给了我。我一看,竟然都是一些稀有的合成武器,每一件都是价格不菲的呢。但答应人家就要守信用,于是我就等他回来取。过了五分钟左右,一个2转120级骑绿虎的人来到我面前。

 

我来取东西,谢谢了。

不客气。

用小号交易点东西,转到这个人身上,还真麻烦你了呢。

哪里啊,举手之劳么。不过你小号都80级了,真厉害呢。

你刚开始玩么?自己打升级很慢的,我来带你吧,算是报答了。

 

我们交换了名片。他叫沧痕,他说他从石器刚出就开始玩了,从1.82到现在的3.0,他说,我感觉石器就像自己另外的一个家一样,对它已经离不开了,石器承载了我太多的欢喜与哀愁,石器是我灵魂的寄托。他说,永恒,你知道么,我叫沧痕是因为我希望我在现实生活中的伤痕能沧海桑田被沉浸在石器中的快乐抚平,现实有太多的悲哀,我只能寄托在虚幻的网络里。我说,沧痕,你知道我为什么叫永恒么,我希望现实生活得不到的幸福能在游戏中找到,并且永恒的停留在我的身边,我希望快乐的活着。于是两个逃避现实沉浸在虚幻的网络中的人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每次上线都看到沧痕的名片上发出金色的光芒显示着大大的“Online”,于是我就给他发信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沧痕,我来了。不一会便得到回复:在哪里,我马上过去。他带我打海主,为我罩镜,为我加血,给我买武器,防具,给我宠物——一只可爱的橙虎。他带我学了骑乘,于是那只可爱的橙虎就成为了我的坐骑。很快地,我到了40级。他说,我带你解任务去。接着他带着我去吉鲁岛解五兄弟任务,但我却怎么都接不了任务,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没解成人礼呢。我告诉他后,他作晕倒状,痛苦的连连抱怨我怎么这么粗心。于是他又带着我去南岛解了成人礼又返回到吉鲁岛解了五兄弟任务,终于我得到了一只红人龙。我高兴的欢呼,他也为我高兴。我们像两个小乞丐一样的在荒无人烟的山脉与山脉之间手舞足蹈,乐的什么似的。

 

有一天沧痕对我说,咱们该找个家族了。于是我们就在列表中仔细的挑选适合我们的家族。最后我们发现了一个,名字叫做“一起走过”。家族成员仅仅10名,声望也不高,但是它的家族宗旨吸引了我们:对现实的失望,找石器,对网络的企盼,对石器的寄托,孤独者聚集而创造所谓快乐的墓地。我和沧痕毫不犹豫的加入了。

 

我们的族长叫做清风,5转130级骑着一只红虎的少女。她对我们说,这个家族一共就我们三个人,其他的九个都是我申请的号码创建的人物为了通过家族审核,相当于是死了的九个人。她对我们说,我从石器1.82玩到现在,石器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对我们说,我感到好孤独,现实中我看到的都是欺骗,假象,无奈,残酷与悲哀,我想找到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可以真实的世界。石器就是我的心灵归宿。

 

我发现我们都是将自己的梦寄托给了石器,石器真就成为我们灵魂的驿站,用真实的清泉洗去我们被虚假污浊了的心。

 

每次我上线都可以看到清风和沧痕的名片上闪耀着“Online”,之后是接踵而来的疑问句:在哪里?于是我们三个人聚到一块坐在地上聊天。我们在别人的交易声中,在别人叫嚣PK的混乱中述说着我们的心事。谁遇到了困难另外两个人会帮忙想办法,谁有开心事便讲出来大家分享。日子就在我们开心的笑声中,在吹拂过面庞的微风中,在一坐一站的间隙里缓缓的流过。转眼间一年过去了,我带着别人的冷眼,带着清风和沧痕的祝福来到了实验班,这时的我已经初三了。

 

记得我告诉清风和沧痕我分到了实验班时,他和她都真情的对我表示祝贺,要我继续努力攀登人生的更高峰。接着我对清风说,我们结婚吧。

 

婚礼的那天来的人并不多,但冷清的场面无法浇灭我们内心幸福火焰的燃烧。一旁的沧痕为我们祝福,还有几个人对我们表示祝贺。我和清风穿过大堂,来到村子的门口。沧痕也出来了。我们三个人骑着加美,换乘金飞来到了伊甸大陆的风城。

 

清风,这是风城喔,你的城池呢。

好象真有清风吹过的幸福。

永恒,我感觉现在好快乐。

 

我们躺在草丛上望着天空,幸福的风夹着快乐的音符从我们的耳边轻轻流淌,我们像曾经那样讲述着自己的心情,倾诉着内心的思绪,久久舍不得离开……

 

告别了暑假,我进入了毕业班,炼狱一般的日子。在抬头与低头的动作间,在卷子与卷子的夹缝里,在油笔旋转的循环中度过我永久难忘的一段青春。于是我不得不告别石器。那个周末,我上线想告诉清风和沧痕我将离开,但我意外地发现沧痕竟然不在线。那曾经闪耀着的光芒失去了色泽,脆弱的留言通告一闪一闪刺激着我的视觉。我打开他的留言,里面写道:

 

永恒你错了,其实在网络中也找不到常驻的快乐,存在的只有痛苦,只有欺骗,只有悲哀。我那天和一个家伙换名片,他说他是GM,有礼品送给我,要我告诉他账号密码,并按期取礼物。我想也没想便告诉他了。可是当我第二天上线却发现我身上的好装备、石币、宠物全都没了,丝毫不剩。我这才发现我被骗了,被骗的一无所有,遍体鳞伤。身上的伤痕不但没有得到些抚慰,反而变的更加深刻。原来石器里不全是美好,网络里也有欺骗。我以为任何人都像你一样可以帮我看管贵重的东西可以诚信的守侯。但我错了,错的一塌糊涂。我决定离开石器在另一片天空下找寻我失去的所有。这里祝你和清风快乐的生活,要时刻存着戒备,这里也很危险。好了,别了,我的朋友……

 

我突然觉得好悲哀。那些愁绪和着傍晚的雾蔼从天而至瞬间击碎我的坚强。为什么,为什么快乐的在石器里生存得到的回报却是这样的?为什么满心期待将希望寄托给了石器却不得不遍体鳞伤的离开?为什么虚伪和欺骗会玷污这个神圣而且美好的家园?为什么……清风发来信息说她知道沧痕的事情了。她安慰我,像母亲安慰一个受了伤孩子一样,揩去我脸上晶莹的泪水,在我耳旁轻声诉说着不痛不痒的话。假的,都是假的,整个世界都是假的,现实的,虚幻的,都是,假的!清风对我说,无论世界怎样使人无奈,我们都要承受,毕竟我们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绝望侵蚀着我的灵魂,罪恶注射到我的血液中,并迅速流遍我的全身。

 

感觉好难受。

没办法,一切美丽的愿望都只是愿望而已。

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没有了吧……

我也要离开了。

因为沧痕么?

不,因为考试,要中考了。

哦,还会回来了么?

……应该…不会了吧……

时间定格在那一秒,全世界在那一秒凝固。

永恒。

恩?

……加油。

恩。

 

我义无返顾的离开生活了一年石器家园,离开了相处一年的清风以及那受了伤的沧痕。为了考试,为了前途,为了在虚伪的天空下撑起一片真实,为了在欺骗的世界里能苟延残喘的生存,我义无返顾地回到炼狱般的日子。有时我撑不住了,便想起清风在我临别时的鼓励,加油。于是我就咬牙坚持着,带着一份期望紧紧的咬牙坚持着。

 

时间跨越一年,我已经高一了,石器也已经到了7.5。我在一个周末买了一张客户端,安装到我的电脑里。打开,更新,进入界面,选择服务区,登录人物。再一次重温那熟悉的过程。我重又出现在风城,天空飘着小雪。名片夹里的朋友早已经不在了,一个个统统都是“Offline”。我还记得清风对我说过,永恒,婚礼在风城的那晚,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而现在清风早已不在,风城也飘着轻盈的雪花,可我的心却如此沉重。物是人非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一瞬间我感觉我好苍老,憔悴的望着曾经的时光隐没在时间断裂的深谷中,无力回天。石器也出了许多的新花样,什么宠物融合,什么商业宠物,什么职业魔法,对我来说是那么陌生。我像个受了伤的小孩子一样茫然地站在风城的中央抬头看着天空任雪花肆意的浸入我的衣襟,无所适从。

 

 

有时我忍不住想,清风,你还好么?沧痕,你在另一片天空里抚平伤痕了么?我回头看记载着我一部分青春的石器家园,回忆起和清风沧痕的快乐时光,看它们随夕阳沉向西边的无垠之中。可是我没有忘记它们,它们已经深深的刻在我心灵的深处,在记忆的角落里突兀的放射出好似永远的光芒。

 

但我突然发现我已经不会玩了。

友情链接: 石器时代私服

友链交换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 - 2020 Zshiqi.com. 找石器官网 版权所有     网络经营许可证 技术支持:找石器
本站所有游戏归游戏主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差的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上当受骗 适度游戏益脑 过度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